鼠洞记 - 睡前故事

浏览次数:187 时间:2020-01-10



叶子快要转黄的时候,老鼠爸爸就开始组织大家捡麦粒,挖洞穴了。

" 有了很多很多的麦粒,就能过一个饱饱的冬天。" 爸爸说。

" 有了很大很大的洞穴,就能储存很多很多的麦粒。" 爸爸又说。

" 那多少才算很多呢?" 鼠姐鼠弟问。

" 嗯,就像天上的星星那样多。"

" 那怎么才算很大很大呢?"

" 嗯,就像山的肚子那样大。"

" 哇!" 鼠姐鼠弟张大了嘴巴," 那我们冬天会是什么样呢?"

" 会像爸爸妈妈的怀抱一样温暖哦。"



挖洞,对田鼠来说是很容易的事,可挖很大很大的洞就——

挖了一会,鼠姐说:" 要上厕所了。" 呼哧呼哧小跑四步回家,进了厕所。

" 我要尿尿。" 鼠弟说,呼哧呼哧,小跑五步回家,等在厕所门外大声喊:" 姐姐,你快一点。"

" 我肚子饿了。" 鼠姐说," 咚咚咚 " 小跑两步到厨房去了。

" 我也饿了。" 鼠弟说,出溜出溜也钻到厨房了。

" 啊呀,我也歇歇吧。" 老鼠爸爸坐了下来,呼哧呼哧喘粗气。

" 爸爸,你饿了吧,这是妈妈刚烙的麦香饼。" 鼠姐说。

" 爸爸,你渴了吧,这是妈妈刚榨的秋梨汁。" 鼠弟说。



挖呀挖,应该挖了好久了。

鼠姐说," 嗯,嗯,爸爸,我好像闻到了妈妈做馅饼的味道。"

" 就是,就是,我也闻到了。" 鼠弟大声说。" 有核桃的味道,还有麦子的味道啊。"

" 是我太太做的核桃麦香饼啊,欢迎品尝。" 鼹鼠先生大声敲着墙壁," 还有啊,请走正门。别把我的厨房挖穿了。"

" 看来咱们挖错方向了。" 老鼠爸爸擦擦满头的汗," 对不起了,鼹鼠老兄。"

呀挖,空气中全是湿漉漉的味道。

" 爸爸,湿泥巴的味道怎么这么重啊。" 鼠姐说。

" 宝贝,那是汗水的味道啊。" 爸爸说。

" 可是,爸爸,我怎么看不见妈妈了。" 鼠弟说。

" 挖得远了当然看不见了啊。" 鼠爸头也不抬继续挖。

" 可是我听见她在骂我们哪!" 鼠姐说。

老鼠爸爸一回头,身后的泥土堆了成一堵墙。

" 嗷,抱歉,忘掉倒土了。" 老鼠爸爸擦擦满头的汗。" 这下妈妈没法出门了。"

" 我们也没法回去了。" 鼠姐鼠弟说。

 

鼠洞记

来源:乌托邦_睡前故事